【散文】音乐教室徐振辅_Q与生活_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真人游戏app下载

当前位置:主页 > Q与生活 >【散文】音乐教室徐振辅 >

【散文】音乐教室徐振辅

2020-06-13

浏览量:944

点赞:888

【散文】音乐教室徐振辅

音乐教室,在我想像中,不管哪个大学的音乐系,都是偶然会有内涵与外表兼备的五颗星女孩,像高山清晨的云雾那样软软地飘过身边,不敲门就突然闯进你的心房,倏忽离去后除了甜甜的气味之外又什幺都不留下的,好似任性又很神圣的地方。

这学期由于选修的缘故,星期二早上都要前往有音乐学系的师大上课,也因此让我想起去年的一些事情。

那时在广州中山大学当交换生,只修两门大一凉课,总共才三学分。其余时间就是去实验室待着,处理一些象虫的研究或者耍废。从宿舍前往教室和实验室的方向是差不多的,每天中午醒来(毕竟都非常晚睡啊),梳洗一番后,就散步出门。有次经过转角某栋楼时,突然听见二楼传来美妙的钢琴演奏。记得我好像是伫足了一阵,或者只是很慢很慢地走过,为了要多听一下子。

很少听现场演奏的经验,那确实有一种特殊的魅力。和耳机听到的音乐比起 来,那立体的,像海一样的声音,不仅会震动耳膜,还让你的胸腔有一种— — 该怎幺说呢?有点像是被毛茸茸的猫咪压住的感觉。

接下来的日子――如果不是在宿舍耍废的话,我通常选择经过那个转角走去实验室。当听到二楼的钢琴演奏时,会让我因为睡眠过度而略显憔悴的眼睛,突 然成为足以放在健康课本里作为典範的灵魂之窗。

今天又会弹奏哪一首曲子呢?我想,萧邦和李斯特都听过了。神秘的二楼的钢琴演奏者呀,你今天又会弹奏哪一首曲子呢?哦哦,今天是莫札特呢。因为只是在练习的缘故,那演奏偶尔会中断,或是一直重複某个乐句。但这样也很好,让我肯定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在二楼(大约就是最外侧那间教室吧)努力演奏。

有时如果特意选择经过那个转角,却没有听到钢琴时,会感到一点小小的心的落寞。然而我不定时的「突击检查」还能如此频繁地听到她的演奏,表示她应该是个很勤奋的学生吧。她的手指头一定很纤细漂亮,而且不是虚有其表。

我在广州中山大学只有几个月的时间,于是觉得,必须在离开前到二楼看看她的样子,并不真的想要见面或认识,只是想偷偷看到究竟是谁在弹钢琴就可以了。于是那天――应该是已经有点冷的秋天吧,当我和朋友再次听到琴声时,我 说,我们去看一下吧,一下就好。

好。我们从另一面的正门跑进那栋楼,在一楼绕了一回确定是在二楼(琴声,听琴声的方向)。接着找到一座楼梯跑上去,依循琴声 ―― 判断应该就在那排教室 里(她还演奏着,如此激昂)。那排大教室都门窗紧闭,从外面看不太到里面的样 子(但是声音流出来了,你关不住),只有木门上一道窄窄的透明玻璃可以往内窥视。我们从走廊一端往另一端前进(越来越近了,琴音!),并且停在那个乐音像浪一样涌出的房间外,从门上窄窄的玻璃往里头看……

后来,在返回台湾前一天,因为神秘的北极震荡什幺的,广州碰上七十几年来的首次降雪,据说台北低海拔地区也下了雪。从网路新闻看到笔筒树顶积雪的照片,真是很新奇也很羡慕啊。人在广州的宿舍,除了走出去看雪掉落在掌心化得什幺都不剩的无聊乐趣之外,就只能瑟缩在电脑前面,忍受令人寂寞的寒冷。

对了,最后那段时间似乎比较少听到二楼的钢琴了,或许只是没有注意吧。隐隐约约记得,彼时终于看到教室里背对着门口的演奏者,心口猛然有种空蕩蕩的感觉。好像只说了:

啊,是个男的。

回到台湾后就经常睡眠不足,特别是星期二早上还得骑着机车噗噗噗噗地跑到师大来。我疲倦地从生物地理学的课堂醒来,恍惚以为自己刚刚成为了窗外那只小猫午寐的幻梦。

作者小传

作者徐振辅

徐振辅

1994年生于台北,现就读台大昆虫系,从事象虫研究,偶有论文发表。

喜欢摄影、旅行、猫。梦想拍摄野生的一角鲸、雪豹、天堂鸟等,有些人以为是神话的生物。心思打结时,会骑机车到山上睡一晚;灵感敲门时,也写小说或散文。

要是让灵感在门外等太久,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相关阅读